(身边的共产党员)陈沛忠:太阳河乡老“愚公”

时间:2011-06-09 09:03:34来源:不详

实习生徐瑞   通讯员罗华星   胡伟吴英龙

    在太阳河乡马林村,有这样一位老人,从 26年前开始,他就义务修路,他用自己的行动实践着共产党员为人民服务的誓言,当地群众都亲切地把他称为 路痴 。他就是农民老党员 ——陈沛忠。

    现龄 67岁的陈沛忠,中等个子,黑黝黝的脸上布满了皱纹,满头白发,但精神十足,性格开朗。如果仅仅从外貌看,陈沛忠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老人,但他那双布满老茧的双手却诉说着这位老党员的功绩。 26年前,陈沛忠开始了他的修路生涯,这一修就再也没有停下。年复一年,日复一日,陈沛忠风里来雨里去,铁锹锄头用坏了几十把,终于为村里修出了一条长达 11.5公里的马路,方便了广大村民,而陈沛忠也赢得了他们的尊敬。
 
   
蓼叶淌组是一个交通极不方便,信息相当闭塞的地方,祖祖辈辈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出行靠双腿,需要的农资,生活日常用品,农副商品出售全靠肩挑背磨,陈沛忠看着心里很难过,为了帮助乡亲们,他时常衔着旱烟袋琢磨,怎样才能改变这种现状呢?他萌发了修路的想法 ……

    1985 年,陈沛忠一方面找村支部反映情况,希望得到组织的帮助,早日为这闭塞的山村修通一条致富路;另一方面他走访村民,动员村民齐心协力共同努力。当时,要修通至蓼叶淌的公路涉及到两个不同的村,由于不同村,人员复杂,协调难度很大。为了能让村民们都支持修路,都加入到修路队伍中来,陈沛忠每天是早出晚归,到各家各户走访,有时候还要自己出钱带上一壶酒、一把面去请求村民,为了能把路修通,陈沛忠晓之以理,动之以情,挨家挨户去动员,功夫不负有心人,陈沛忠诚恳的态度,感化了两村的村民,纷纷表示支持。可修路没有资金怎么办?陈沛忠提出,家里有劳动力的就出力,家里无劳动力的就出钱,大家共同努力,这样一来,有钱的出钱,有力的出力,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。
 
    1997
10月的一天,蓼叶淌公路进入了冲刺阶段,这天,陈沛忠带着全家四个劳动力,早早地来到工地,又开始了一天的忙碌,然而就在这一天,在实施爆破时,一块石头飞出砸中了陈沛忠的儿媳妇 ……陈沛忠的儿子陈千荣还没有来得及看妻子最后一眼,周光荣便撇下家人撒手西去了,此时,她的儿子才一岁。

    儿媳遭到不幸,陈沛忠受到了很大的打击,但在安葬好儿媳后,他马上又来到工地,左右邻舍劝他: 老陈,多歇几天吧! 陈沛忠回答说: 公路不通,我儿媳妇她死不瞑目啊! 大家在陈沛忠的鼓舞下,仅用了两个月时间,蓼叶淌的公路全线通车。这天晚上,陈沛忠亲自为儿媳妇倒上了一杯酒,满脸泪痕。

    修路是件好事,但在修路中有时也会遇见个别人不让从自己田地里通过。陈沛忠总是耐心的去做工作,反复劝说,往往村民们都被他所感动,但遇到故意阻挠修路的村民,陈沛忠总是敢于直言,从不怕得罪人,虽然事后他总会私下去对那户说明了原因,可仍不断招惹一些风言风语,有的说假积极,有的说他拿个鸡毛当令箭 ……他都全不在乎,当做耳旁风,他常说: 身正不怕影子歪 。就这样一修就是 26年,每一寸道路上都留下了他的身影、他的足迹、他的汗水。

    如今,该组 160400多人已经告别了肩挑背磨的日子,村民每次经过这条路时,村民们都会笑着向他问好,都会叫他一声 路痴 ,这喊声除了对以往的愧疚,更有对他的尊重。 11.5公里的道路修成后 ,这位普通的农村老党员并没有就此清闲下来,路修好了,陈沛忠此时的家中却发生了巨大变化,老伴常年患风湿性心脏病,每个月都要要几百元的医药费。家里的农活,大小事务都靠他安排。儿子陈千荣,自从妻子在修路中遭遇不幸后,就患上了间隙性精神病,陈千荣时而在家里对着镜子笑,时而拿着周光荣的照片哭,加上从小就患有骨髓炎,基本丧失劳动能力,还有两个年幼的孙子也全靠老陈抚养 ……但生活的重担没有压倒这位伟大的共产党员,陈沛忠毅然决然的又担负起了养路得重任,老陈说: 只要还能动一天,就把这路管一天 … …”